提供本地生活_提供最新消息
主页 > E水生活 >为了惩罚本民族的「女姦细」,欧洲人有独特的刑罚技巧!竟残忍将 >

生命总是不易的,尤其当你是一个女人的时候。二战时期,作为一个战败国女人投身于德国兵的怀抱当然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她们可以拥有更多的特权、更多的食物。但是一旦到了祖国解放,再想要过上安稳的日子,就没有这幺容易了。那些爱国主义者的疯狂报复,会让女人们饱受欺凌,有时候甚至在想还不如国家不要光複比较好。

为了惩罚本民族的「女姦细」,欧洲人有独特的刑罚技巧!竟残忍将

把女人的头髮剃掉,就是其中一项严厉的惩罚措施。这种惩罚措施最早可以追溯到圣经,用以宣示女人的罪恶。在欧洲中世纪的黑暗时代,这更是一种被上帝抛弃的羞耻象徵,直接用来惩罚那些被人怀疑和人通姦的女子。文艺复兴时期,这种惩罚女人、羞辱女人的惩罚方式一度被消灭,但是在二十世纪它却又一次死灰复燃。欧洲各国疯狂的人们都对女人毫不怜香惜玉地进行处罚。

为了惩罚本民族的「女姦细」,欧洲人有独特的刑罚技巧!竟残忍将

最早恢复这种残酷刑罚的是德国人。1923年,法军佔领了德国莱茵兰,那些被法军吸引主动献身的德国女人们很快就受到了德国男人的惩罚。二战期间,那些和外国人或者非雅利安人一起过日子的女人也会被德国党卫军剃光头。西班牙内战发生了同样的情况,弗朗哥派把共和派的良家妇女拖出来剃光头,当妓女一样对待。《丧钟为谁而鸣》中,罗伯特·乔丹的情人玛丽亚就是这其中最着名的受害者。

这样变态而野蛮的手段,自然遭到了怀疑。有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种极右的民族主义的现象,法国人批判德国人和西班牙人最为激烈。他们自诩对女性的尊重让他们根本不可能下得去手。但讽刺的是,在法国光复的1944年,这种民族主义倾向更严重地在法国上演了。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些跑出来给女人们剃头的爱国分子并不是法国的地下抵抗组织成员。这些怂蛋甚至或多或少和纳粹有过秘密交往,最后反倒好像正义使者一样出来行刑了。

为了惩罚本民族的「女姦细」,欧洲人有独特的刑罚技巧!竟残忍将

社会学家分析,这些「爱国主义者」现在跑出来给无助的女人们剃头完全是为了弥补自己在战争中没有体现出应有的反抗气节。赶跑德国人之后,这些自己也不怎幺乾净的「准法奸」就开始骚扰地方居民,据说在布列塔尼1/3被报复的居民都是女人。以二战时期女性掌握的社会资源来看,她们根本无法为德国人提供什幺实质性的帮助,被人叫做法奸真的是千古奇冤。

没有人能够制止疯狂的民众。这种充满性暗示的惩罚在战后的法国成为了一股风潮。诺曼底登陆之后,每当有一个地方被解放,剃头师傅就会扎堆前往那里给女人剃头。法国报纸甚至爆出了给当地德国军队司令部做清洁的保洁阿姨也被剃头的丑闻。按照美国记者的评价:「充满报复心的法国人可真是疯了。」

为了惩罚本民族的「女姦细」,欧洲人有独特的刑罚技巧!竟残忍将

法国女人对国家的认同感在这个时候不得不降到了最低点。那些剃头师傅不分青红皂白就冲过来帮她们剃头,甚至不给任何辩解的空间。有些受害者只是和德国人做性交易的妓女,她们不光和德国人睡,和法国男人也睡——只要你掏得起钱。而另外一些则是出于无聊和德国士兵保持书信来往的少女。更有甚者,连堕胎的女人都被认为是和德国人怀上的孽种而被剃了头。

你以为那些法国女人愿意委身于侵略者的怀中吗?许多受害者其实是年轻的母亲。她们的丈夫被德国人带到集中营里劳动,家里人自然衣食无着。除了找一个德国兵给她们庇护以外,这样的单亲家庭毫无任何生存下去的希望。民族气节当然可以是君子们留给自己的道德标準,但是对于大多数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可怜母亲来说,活下去才是一切。正如德国作家恩斯特·荣格所说:「(在德佔的巴黎)食物就是力量。」

更可气的是,所谓的爱国主义者其实并不一定爱国。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出于对那些女人们的嫉妒才选择了报复她们。法国着名女影星阿尔莱蒂在法国20世纪电影史中佔有重要地位。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位影星在年轻时也被爱国主义者剃过头。他们给出的罪状是阿尔莱蒂和德国的一位空军军官有不正当关係,但是直到她死后,亲历者的回忆才揭示出了真相:他们将阿尔莱蒂拖出去剃头并不是因为她不检点,而是因为她受邀在饭店里胡吃海塞的样子引起了屌丝们的不满。

为了惩罚本民族的「女姦细」,欧洲人有独特的刑罚技巧!竟残忍将

爱国主义者羞辱完这些女人之后,会把她们送上一辆敞篷卡车巡街示众。有时候甚至还有军乐队敲着鼓点伴随送她们上路。这架势,按照一个法国记者的评价,「就好像是法国大革命重新又演了一回一样」。这些可怜的女人戴着镣铐,有些人则是被撕成了半裸。更多的是在身上用口红和颜料写上了不雅的话语。丘吉尔的私人秘书参观了其中一次游行,他这样回忆道:「我看到那些敞篷的卡车开了过来,法国人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和嘘声。随之而来的是一群可怜的女人,她们每个人的头髮都被剃掉了,脸上挂着泪,写满了羞耻。当被这种残酷的景象震惊时,我突然意识到我们英国人在九百年的时间里从来没有被人佔领过。所以也许我们并不是一个合适的评判者。」一位美国军官也写下了这样的记录:「那些爱国剃头师傅剃下来的头髮成捆成捆地被点燃,我在几里外就闻到了这种烧焦的味道。那些试图逃出爱国主义者魔掌的女人则被抓回来一顿痛打。这里和维希法国哪一个是地狱?」

另外一些地方,给纳粹工厂干过活的法国男人也被剃了头。不过男人被惩罚的几率不如女人高。毕竟相对来说女人的抵抗力更弱。对那些纳粹滚蛋前最后一刻才加入抵抗组织的爱国人士来说,女人是再好不过的目标了。据统计,法国全国一共有2万名女性被剃了头。但历史学家大多认为这个数字是被严重低估的。法国女人和德国士兵生的孩子加起来都有8万,被剃头的怎幺可能只有2万?

为了惩罚本民族的「女姦细」,欧洲人有独特的刑罚技巧!竟残忍将

首都巴黎的人们也想做和外省人一样的事情。据说有的妓女就因为接待过德国士兵而被愤怒的民众给踢死了。而在社会阶级的另一个极端,许多来自上流社会的女子则因为和德国军官一起出席过各种活动而被人记恨,差点就要被暴民拖出去就地正法。幸运的是,巴黎毕竟是法国首善之区,盟军和抵抗组织领袖比较有头脑。蒙哥马利和戴高乐示意自由法国的基层军官採取保护措施。这使得巴黎没有成为剃头事件的重灾区。

虽然在巴黎一切都还比较正常,但是作为一种解气的手段,剃头很快就风靡了欧洲大陆。在比利时、义大利、挪威和荷兰,这个方法被一再重现。而法国,在爱国主义者的一次癫狂之后,由于从德国集中营回来的法国人心怀不满,剃头又再来了一次。那些在战争中被挫败,感到自己不行的男人们抓住女人疯狂发泄。法国从政治上来说的确是光复和解放了,可是对法国女人来说,一场胜利者的强姦却刚刚开始……

上一篇: 下一篇: